与时光偶遇,与岁月重逢

过了今年,也许别离的牵绊又多了一层岁月的尘埃,那鸿雁传书的梦回总带着你余热的馨香在我的泪光中花落花开,没有朝朝暮暮的誓言,没有情牵一线的决绝,没有来生再续缘的缠绵,只有泪光中风姿摇曳的伤怀。借一缕月光,酌一杯苦酒,品味人生悲喜,看云卷云舒,日升月落 ...

那一年的五月十二日

我记得那天,我和同学说笑着穿过林荫小道向教室走去。在路旁摆满了广告专业学生的作品,那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并未吸引到我,上课时间快到了,我们加快了步伐…… 那是一堂公共课,好像刚开始没几分钟,有个同学接到短信,说是四川地震了。开始传播给身旁的人,而身旁 ...

太阳神话和老鼠动画

吃过虾没?煮熟的,全身通红,死后被整齐的摆放在雪白的盘子里,剥了皮,蘸汁吃。我想那雪白的盘子,躺着上头一定很凉快。 我要被太阳晒死了。 在太阳这个暴力公公的全力照耀下,我像只着火的大胖虾。如果再坚持个把小时,我就能自燃。 此时,右手带只白线手套,左手端 ...

双休之忧

今天周六,终于放晴了,高高的太阳,大大的开着,像怒放的葵花,饱满耀眼。 窝在家里觉得一天逝去的太过迅速,再说好久不见阳光,干脆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嗨,想多了,就我,只能去我们学校旅行旅行。 上次跟老妈说去羊台山爬山,她就说我是不是生活的太舒服了, ...

请善待自己

我不记得,我都已经多久没有大笑过。 车水马龙,灯红酒绿,我们背井离乡毅然走上打工的路,可曾感到疲惫,可曾想要放弃,可曾感动过,流泪过。是否,也想要放弃过。 小时候,父亲叫我开心果。那时候的我,笑容整天爬满我的脸,好像真的不知道何为忧,何为愁。只想着现 ...

时光列车

夕阳从前面直直地打在前挡玻璃上,大巴车平稳而快速地在高速路上运行,一时车里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只听见发动机的轰隆声和窗外呼呼的风声。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车辆在追着前面的光柱前行,四周什么都没有,只有白的光,这车仿佛在时光隧道里穿梭,向着光的方向。 其 ...

渭高校园里的流浪狗

第一次注意到校园里的流浪狗,是在3号学生公寓住时。那时学校刚建成,所有老师都住在学生公寓里。楼外拐角处,放了一排垃圾桶。好几次发现垃圾桶里的垃圾袋被拖拽出来,袋内的垃圾被撕扯得到处都是,一开始不明所以,后来发现,罪魁祸首是周边村子里的流浪狗。 那时进 ...

随风舞文

一 春水在春色的搅动下,荡起一圈圈的涟漪,春雨在春风的伴奏中,拉开了岁月的帷幕。 春天,我们很熟,熟到了不用蒸煮的程度。原本就是一起成长的小苗,随季节变迁而盛而衰,随年龄增长亦喜亦忧。看着“一枝红杏出墙来”的一隅美景,心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当“柳稍听 ...

杀死那只九头鸟

我们都逃不出生死。生生死死,无穷无尽,才是宇宙奥秘。不必探索细则,省去细则,我们大可肆意去繁衍,复制,跳跃,和飞行。 无论你怎样接近上帝,你脱掉你一直奉为生命的贞洁,你挖干你身上所有的肝脏,赤裸裸并血淋淋的献上,上帝兴趣大增,得,晚上你就是我的了。如 ...

朝夕遗梦

梦,永远属于我;而昨天却永远只属于梦。 我常常把自己编织在一个美丽的梦境里,用蒹葭制香来召唤文鳐作伴。在这里只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我们一起春看桃花纷飞,秋摘桂花做饼。在这里只有快乐没有悲伤,没有轮回,没有永远,更没有遗憾。然而现实是你做着自己的梦却 ...

麦收印象(1)割场

又到了麦子泛黄的时节。每每此时,总是心牵牵的,想要回老家去看看。其实,我们早已远离了那个忙碌火热的麦收时节,回去似乎已失去了其原本的意义。 现在,该是割场的时候了吧! 生产队的场地里,满满的种的全都是早熟的大麦。如果天公作美,恰在这些作物成熟之时,下 ...

梦里,有条清浅的河

遥远的山村,一条清且浅的小河,弯弯曲曲的,缓缓地,轻轻地,在梦里流淌着。柔顺的水草,多情地招摇,挑逗行过的小虾,胖嘟嘟的小蝌蚪,在弯柳的倒影里嬉戏,早起的皓月,勾勒着河边上洗衣的靓影,西阳的余晖,拉长了牛背上牧童的短笛。嘻嘻哈哈的喜悦,卿卿我我的呢 ...

观千年文冠树

早听人说过,在靖远县东湾镇砂梁村的乃家沟,生长着一棵千年文冠树。 在五一小长假的第二天,风和日丽,天气不错!我带着好奇心,约了几位朋友驱车前往乃家沟,要亲眼目睹这棵千年文冠树。车子沿着国道109线越过砂梁火车道,又拐向东面一条蜿蜒的山沟水泥路缓慢行使。 ...

攀登的乐趣

登临黄山,感受最多的就是,一步一个世界,一步一个景致。当你在人群中奋力攀登,山峰高耸入云,一会儿上‘一会儿下,沿途的风光让人陶醉。那高高的山峰,还有许多的松树’柏树等绿色的植物在山中郁郁葱葱的,显得生机勃勃。还有那裸露的石头各种造型使人浮想联翩。有 ...

她把跑车当旅游

人生不易,能志随兴起,趣职一体,固然好,然许多职业不随人意,只是为了生计!因而,有了“干一行,厌一行”之说。如果把职业当成娱乐,这也许是另一番境地! 打的到东区办点事。我上车关门:“九如东路,天韵街。” “行,今天郑州‘马拉松’,内环戒严,金水路不能 ...

游泳

20年里,我心里老憋着一个念想,那就是想找个沟塘河堰痛痛快快地游一次泳。可在鱼米之乡的皖西南,很难找到一个像小时候一样干净清澈的水域。 我不是“旱鸭子”,也不是游泳的高手,只是喜欢游游泳。小时候父亲经常要我到河边去放牛。天气炎热,我们小伙伴们把牛放在河 ...

我不是妒忌,我是愤恨

我不是妒忌,我是愤恨。这个社会就是尔虞我诈的社会,好人难当,而坏人兴风作浪,不是吗?在我的印象里,什么叫功名成就,那都是扯淡。或者用一句话来说,都是为了自己一己私利而不择手段。有的人竟不知廉耻的在做一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还在高谈阔论,说:“什么为了 ...

你了解睡眠吗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走进来,然后花上一两分钟看看这篇文章。自认为自己的文笔颇为捉襟见肘,所以过往向来不敢以之示人,唯怕徒增笑耳。随着年岁渐增,对文字的感情却越发浓烈,偶之兴至也会敲敲打打一些零零碎碎的所感所想。文笔倒未觉得有所长,但好处也并不是没有。我 ...

谈美

视觉上所能获得的美事实上少的可怜。这其中还要除去一些被称之为庸俗的东西。现在的我们,就像一束杂色的鲜花插在艳丽的花园里,只能够模糊的感觉到自己周围一切的不俗;更像一束晦暗的光芒,在缤纷的世界里孤单的流浪,还未找到自己融合的方向。 学生时代是我的一个商 ...

一个人想念青春的繁华

夜幕降临,大地开始慢慢的回归平静,连暴虐的狂风也温柔起来了。静谧的村庄,如墨的夜色,黑夜里不知名的鸟叫声紧紧地勾住了我的心神,“咯咯咯咕”“咯咯咯咕”,它们每叫一声,我的心便沉静一分。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时间,午夜12点整,墙上的老笨式挂钟也如约响起。以 ...

葬礼(终极版)

天气阴郁沉重,黑云低低的垂在空中,雨水在云层里发酵,还未露面,就已吸入哭泣的味道。夹杂着地上泥土的腥气,混合着悲伤痛苦的思绪,这是葬礼的序曲。 花店老板捧出了今天最新鲜的花朵,个个娇艳欲滴,水珠在纤柔的花瓣上滚动,荡涤着记忆里最深处的豆蔻年华。而在迷 ...

人生漫长,各 位还需努力

1 我不是个特别努力的人。 似乎当说到努力的时候,总是容易一腔的热血,恨不得为之抛热血撒头颅。说干就干,不过还未来得及多久,便开始重复到了原来的生活。 我是个胖子,原来180,今天偷了个懒,天下起蒙蒙细雨,能让我有个借口安歇一会儿。 2 说到减肥,这个大概是 ...

一步一风景

很多时候我都会抱着这样的给点,我不同意你的观点所以我远离你,远离不了就将就应付着你。保持不咸不淡的关系,你没有理由责备我,我也没有必要看你眼色。突然醒悟,原来每一个人都有他出现的价值,不管他或她是高是矮是帅是丑是非凡还是平凡,他或她都有存在的必要。 ...

轻挽四季(一)

1、春天,这农家小院 最简朴的,也是最温暖的。 譬如这农家小院。 你是荆楚水乡棋盘上的一颗坚守的棋子,我也是。 春天刚刚打开,燕子就飞回来了。燕子回到这简朴的农家,就像游子扑入母亲的怀抱。 多情的季节。燕子,小院的主人,都在这里生儿育女。 早晨,总有几只低 ...

轻挽四季(二)

1、沃野三月花 江汉沃野,平畴千里。 三月,将热望开成一望无际的油菜花。 激情四溢,朴实大方。你这撑开春天的花朵哟,用浓浓的乡情将我的回忆和思念串起……如今,这一片一片的金色信笺,又将被谁书写和收藏? 油菜花,沃野三月花。欣赏而不进入,我以花香的距离默默 ...

To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