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小小说】青涩之恋

【小小说】青涩之恋

2019-01-16 12:13:54 作者: 心柔 188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文/心柔

编辑/天龙

(一)

梦雨,一个18岁的女孩子,青春靓丽,活泼开朗。专科毕业后,一时没有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于是便应聘在一家商场,做前台接待工作。这是梦雨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初上社会的梦雨,是单位里面最小的职员。同事以及领导都对梦雨关照有佳,加上梦雨善良单纯,大家都很喜欢她。

商场的前台,虽然工作内容比较简单,但是也特别繁琐。除了发票的管理,商场各期活动说明的发放,以及一些顾客的咨询服务以外,各个部门订阅的报纸,杂刊,以及快递什么的,都要经过前台的登记与接收,然后再负责通知领取。

距离工作前台大约十来米的正前方,是一家珠宝专柜。里面的工作人员,除了三四个女孩子以外,全部都是男孩子。大都朝气蓬勃、阳光帅气。加上工作服是一身西装革履,在耀眼的展示灯下,显得如同玻璃柜里面的珠宝一样光辉夺目。

由于梦雨新来不久,除了本岗同事以外,周围的人,大都还不很熟悉,不像其他人,闲暇之时,总是可以和周边的同事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笑着,调侃着。梦雨还有点小孩子心性,总是一个人在办公桌那一片范围内跑来跳去,不亦乐乎,片刻不得消停地自娱自乐着。

许是自己太活泼了,引来了周围同事的注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梦雨总是感觉对面老有人在看着自己。但梦雨还不敢确定,也不敢与那双目光相迎对视,只是装作若无其事地忙着属于自己的工作。

也是一个平常的工作日,梦雨依旧低着头在前台忙碌着手里的事情。一个身影从前台经过,梦雨本能地抬头看了一眼,她看到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色西服且瘦瘦的男孩子,一边朝着前面上楼的扶梯走去,一边回过头来看着自己微笑。他便是对面珠宝专柜的销售员。那个每天都会注视着自己的男孩子,好像是他。梦雨尚且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还没有说过一句话。眼神相对的那一瞬间,梦雨不由自主红了脸颊,浅笑低眉,直到他消失于视线。这便是他们之间第一次近距离的相对。

此后的日子,梦雨更是确定了对面那一双注视着自己的眼睛。经常在一个不经意间,四目相对,梦雨又会很快地将目光转移。虽然他们谁也没有与谁说过话,但实际上无声地说了。人们在生活中,常常有一种没有语言的语言,那便是眼神的交流,无声胜有声,碰撞的,更是心灵的火花。

依旧是一个寻常的中午,顾客不是很多,也不是很忙。吃饭时间到了,梦雨先让别的同事去用餐,自己一个人留在前台忠于职守。这时,刚刚用餐回来的他,经过前台,看着梦雨微笑,还没等梦雨反应过来,他便顺手将一瓶“水蜜桃”果饮,放在了梦雨的办公桌上,便头也不回的回到了自己的店里。

站在一边的梦雨,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那瓶“水蜜桃”,又抬头望了一眼这个珠宝店的男孩子,他依旧微笑着看着自己,似乎在用无声的语言示意着什么。梦雨担心桌上那瓶“水蜜桃”会被领导看到不好,所以只好先将它拿了下来,放进抽屉。

从那以后,每天的午饭时间,不管梦雨在没在,那个男孩子用餐回来经过梦雨的工作前台,总是会无言地放下一瓶“水蜜桃”。时间久了,似乎已经形成了一种无言的默契。他放了,梦雨便只好收起来。先开始只是放着,不好意思喝掉。可是一天天过去,自己的柜子都不已经放不下了。梦雨便一瓶一瓶地喝掉。很多时候,梦雨都想在他经过的时候,对他说一声“感谢”,并告诉他不要再放了。但是她始终没有勇气,打破那层早已经透明的薄膜,扮演那个主动与对方搭讪的角色。

日子,便在这样无声的传递中,微妙地走过一天又一天。

(二)

也许,雨天,注定就是一个有着浪漫色彩的天气,注定要发生很多的故事,温馨且浪漫。

商场是不同于其他单位的,别人休息的节假日,反而是商场最为忙碌的高峰期,就连下班时间,也会随着顾客的客流量而临时调整。忘记那是一个什么节日了,总之,那天下班已是夜幕降临,灯火阑珊。

整个商场的员工,都如同潮涌般地走出员工通道。出来后才发现,外面正下着蒙蒙细雨。梦雨没有带伞,用手遮挡在头顶上,穿梭在有点乱哄哄的人群中,准备去路边打车。就在自己低着头匆匆走向出租车停车位时,慌乱中竟然与迎面而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梦雨边道歉边抬起头,才发现迎面撞到的居然是他,那个每天都会给自己的办公桌放上一瓶“水蜜桃”的珠宝店男孩。

只见男孩撑着伞,笑眯眯地看着自己,亲切地叫着自己的名字;”梦雨,怎么,没带伞啊?住哪里,我送你好了。”

梦雨很吃惊,他怎么会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转念一想,也没什么特别值得奇怪的。同在一个单位工作,且相距不过十米之远,除了自己因为新来不久不认识很多人以外,大家其实都是很熟悉的。他想知道自己的名字,更不是一件多么有难度的事情。工作之余与周围的同事闲聊中随便一问,就会知道。且都不会引起任何人多余的质疑。

梦雨微微一笑,对他说:“不用了,谢谢,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也不远,我打车回去就好了。”

男孩儿说:“这个时候,在这里是不好打车的。你看那么多人都在打车。既然住的不远,我送你走过去好了,反正等着也是等着。”

梦雨转身看了一下,确实,因为下班已晚,公交车已经没有了。整个商场三千多员工,有一多部分都在打车。确实不太好打车。反正自己的住所距离单位也就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平时都是锻炼身体般的步行来去的。若不是因为今天下雨又没带伞,也是用不着打车的,白搭那几块钱的起车价。所以,走回去无妨。只是,要和眼前这个异性同事一起走回去吗?

就在梦雨迟疑之际,男孩子已经走上前,将伞大部分都撑在自己头顶上,轻扯一下自己的衣袖,说:“走啦,需要考虑那么久吗?”

梦雨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便乖乖地钻进伞下,与男孩在夜色阑珊的烟雨蒙蒙中,共一把伞,向住所的方向走去。

“看你每天好开心的样子,总是嘻嘻哈哈,蹦蹦跳跳的感觉。”男孩说:“我叫超,20岁,我们也算相识已久了,可否告诉我,你多大呢?”

梦雨显得略有点拘谨地说:“你比我大两岁”。

超温柔地笑了笑,也顺势稍微往梦雨这边靠近了一点点。雨水淅淅沥沥的,已经打湿了超的半个肩头。梦雨也感觉到那把伞几乎都是撑在自己这边的,便也不好意思地往边上挪了挪,示意超走进来一点。

雨水打在伞上,滴滴答答,仿若两个人此时的心跳一般,掠过彼此的耳边,形成一首琴瑟和鸣的伴奏曲。一时间,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来打破那有些紧张的氛围。

突然,梦雨说:”谢谢你每天的“水蜜桃”,以后不要再给我了,我那里都已经要放不下了,光空瓶子就已经是一堆,等着捡垃圾瓶的清洁工去收拾呢。”

超依旧是微微地一笑,没有说什么。

梦雨看了看前面,又说:“我马上到家了,谢谢你送我。”

超突然间停了下来。梦雨也跟着停下了脚步。

超说:“如果你真的感谢我,能不能冒昧,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呢?”

梦雨是一个有点保守且很规矩的女孩子,面对一个相识毕竟不是很久的异性,索要自己的电话号码,一时之间,总是觉得会不会不太好?

于是,梦雨便搪塞地说:“天天都在一个单位工作,回头告诉你好了。谢谢你送我回来,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路上小心。”

虽然梦雨感觉自己这样,是不是也有点不太好?但还是没有告诉他自己的电话号码。超也没有再多言,依旧是微微一笑,把伞递在梦雨手里,自己便转身奔跑,直到消失在夜色苍茫的雨幕中......

第二天,梦雨上午班,超的伞还在自己这里。她心想,等哪天上班他经过前台时再还他也不迟。下班后她便独自回到自己租住的小房子里,独享那份属于自己的清宁与惬意。正在自己无所事事的时候,梦雨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来电显示是一陌生号,梦雨便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梦雨,猜猜我是谁?”

这个声音又熟悉又陌生,梦雨突然想到了,是超?他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于是,梦雨便有点奇怪的说:“是你啊,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我不是还没有告诉你的吗?”

“不好意思,恕我冒昧了。我担心你不会告诉我,就去问了你们同事,所以......”

超停顿了一下,“知道你下午休息,我也休息。能约你出来吗?难得休息,出去放松一下。我们去唱歌好不好?”

梦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弄的有点不知所措。拒绝吧,会不会显得清高了些?不管怎么样,人家每天一瓶“水蜜桃”,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但其坚持与执着,还是让自己多多少少有点心动也有点感动的。何况,也默默注视了自己那么久。想想自己初出校园,青春且萌动的心,还不曾像现在这般蠢蠢欲动过。

也许,正是因为内心的单纯,因了那份初上社会的不谙世事,心动,才会变的那么纯粹且容易了些。这一次,梦雨没有拒绝。她顺便叫了邻屋室友,与自己一起同去,算是她与超的第一场应邀赴约。

看惯了超每天西装革履的样子,今天再见,超一身时尚且休闲的装扮,显得格外的帅气与阳光。他们在一家KTV定了下午场。梦雨是学主持的,对唱歌虽谈不上专业,但总是要略比纯业余的好一些。一曲完毕,室友与超都为自己鼓掌称赞。让梦雨没有想到的是,超的歌也唱的很好。一首信乐团的“离歌”,让梦雨对超刮目相看。

就这样,三个人你一曲我一曲的,一下午的时光,便悄然溜走。有了这一下午的交集,梦雨和超之间微妙多日的情感,也有了不一样的进展。

超正式向梦雨表白了,他要求梦雨做他的女朋友。

其实这些日子以来,超的点点滴滴,其心思,梦雨又何尝不曾明白?梦雨只是一个刚刚离开校园的单纯女孩子。梦雨从来不敢让自己轻易心动,她害怕,害怕甜蜜过后的忧伤与疼痛。只是,如今自己已然步入社会。18岁,已经成年了。现在的社会,像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还单纯的没有真正谈过恋爱的,已经不多见了。梦雨亦是肉体凡胎,对于爱情的美好,又何曾没有向往?她甚至有着一颗比任何女孩子都忠贞纯善的心,向往着一念倾城的绝世深情。

梦雨的欣然默许,让超喜出望外。超交往过很多女孩子的。他可以看得出梦雨的纯善与那份与众不同的美好。超亦是真心地喜欢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她清澈的犹如一汪从未受过尘埃污染的湖水,总是让人心波荡漾,怜惜难耐。

自从有了梦雨的相伴,超下班后总是要约梦雨出来,或与公园散步,或是寻一静谧处嬉戏谈笑。虽然相识也多日,但梦雨对超的很多情况都不曾了解。只是让梦雨感到有点奇怪的是,超似乎每天下班都没有什么事情,也很少有家人打电话叫他回家什么的。

那一日,梦雨和超在一组健身器材上随意玩儿着。梦雨问超:"为什么你每天下班都有时间来陪着我,都不需要回家的吗?”

超不假思索地说:“除了晚上睡觉要回家以外,我都不想回家的。陪着你就够了。”

“不想回家?为什么呢?家里都不会管你的吗?每天下班天不黑都不会看到你的人影?”梦雨有点质疑地说。

超的表情,似乎突然有点僵硬,略显迟疑一下:“我没有家,父母早已离婚各自重组,我有个姐姐,和男朋友在外地工作。家里就多余我一个,我是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的。平时都不喜欢回家。”

超的话,让梦雨那颗纯善的心,有了一丝丝的隐痛。其实,梦雨也是重组家庭,虽然家庭和睦融洽也很幸福,但是心中留下的那道伤痕,她是比别人更了解的。超的家庭情况远不及她。父母都不曾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虽各自重组,但很多时候,甚至都需要他那点为数不多的工资来贴补。虽说住在爷爷奶奶家,但是老人年纪也大了,都患有糖尿病,爷爷的那点退休金,都要用来供两个老人吃药所用。可想而知,超的家庭并不富裕,他的日常生活也是略显拮据的。

梦雨真的是一个太过单纯且善良的女孩子,她甚至觉得超好可怜,没有足够温暖的家,自己挣一点钱还要贴补家里。还给自己买了那么久的“水蜜桃”。此刻,她甚至分不清心底萌生的感情,到底是爱情,还是同情。只是默默地决定,以后的日子里,自己要陪着他,让他快乐,给他温暖。她不曾知道,同情,不等同于爱情。如果误解了,搞错了,那么将注定是一场悲剧。

(三)

与超相处的日子,清贫却也很快乐。每天上班在一起,下班更是要在一起。每个月发工资的那两天,是相对最富足的时候。超总是要带梦雨去吃好吃的,然后一起去唱歌,去逛街。梦雨因为刚上班不久,还没过试用期,所以工资也是少的可怜。平时都是家里在贴补。有时候甚至就连房租和电话费,都是爸爸来负责的。出门在外,爸爸总是担心女儿会拮据,不舍得女儿受一点委屈。

但梦雨绝对不是一个小气的女孩子。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没钱了,爸爸会给。所以超没钱的时候,吃饭穿衣服,梦雨都愿意把自己的钱给超花。时间久了,梦雨的爸爸便感觉到女儿似乎有点变化。零花钱总是不够用,自己多少挣着工资,房租电话费都是家里给缴费的,为什么生活费的需求越来越大?爸爸心疼的不是那些越来越多的生活费,而是担心初上社会的女儿,还不够成熟懂事,遇到什么事情还不能够很好的处理。所以该关心的必须要关心。在爸爸的一再追问下,梦雨便向父母说出了实情,也介绍了与超相识相处的过程。

坐在爸爸身边的梦雨坚定地说:“超是一个很好的人,他很可怜,我有点同情他,也更喜欢他。我想要和他在一起,陪着他,这样他就不会孤独,不会那么可怜了。我不会嫌弃他的家庭,也不怕会吃苦,在我心中,爱情至上,我喜欢他。何况他对我也很好,他也很喜欢和我在一起。”

多么傻的一番话。梦雨的爸爸听了女儿的一番表述,无奈之余,又不知道该如何给女儿说出她的天真与不现实。不管怎么样,他是不会同意女儿就这样与那个男孩子交往下去的。不是他看不起那个男孩子,而是不惑之年的爸爸,更清楚的明白生活的现实所需,他考虑的不是女儿眼前过家家般的爱情,更是要考虑这样发展下去的长远结局。他怎么舍得看到未来的女儿过得穷困潦倒,甚至,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不愿多想,只知道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女儿这样交往下去的。

梦雨爸爸看着天真的女儿,心平气和地对梦雨说:”我们是不会同意你就这样与他交往下去的。第一,你年龄还小,不着急处男朋友。其次,要选择男朋友,也要选择一个差不多的,像你现在选择的这样,家庭不完整不说了,他自己也没有一份稳定像样的工作。若是任由你们这么相处下去,将来,你们真的生活在一起的话,要吃什么,住哪里?这么现实的问题怎么可能不考虑?”

梦雨听着,也思考着。她觉得爸爸说的话也是不无道理的。可是,梦雨那柔软的心,怎么舍得就这样离开他,让他那颗敏感而脆弱的心再次受到打击与伤害?梦雨说:“我不忍心就这样和他分手,他会以为我是嫌弃他,他已经很可怜了,我不想再伤他的感情和他的自尊心,何况我真心喜欢他,我是不会分手的。”

爸爸又说:”你要分的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幻。爱情不能当饭吃,何况,同情,不等同于爱情。”

梦雨说:“有同情,也有爱情,我不舍得,也不要和他分开。"

爸爸对女儿的执拗有点生气了,他觉得女儿实在是太单纯太天真了。一点苦都没吃过的女儿,何曾明白现实生活的残酷。他决定让女儿也感受一下生活的艰难。好让她能够通过对现实的深刻认知而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

沉默了片刻的爸爸,对梦雨说:“既然你这么不懂事也不听话,那以后家里,除你的房租费用外,将会停止对你一系列的经济支援。我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供着你,同时还养着别人家的儿子。现在你也长大了,父母不能完全左右你的思想,你们既然要相处,那就靠你们自己的能力去体验生活吧,切记,把握好自己。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再从家里拿钱”。说罢,爸爸便起身忙工作去了。

坐在一边的梦雨,不是不明白爸爸的良苦用心,只是她真的不忍心伤害超。在她心里,超已然是一个被现实所伤的男孩子了,她明白对于一个年轻少年的自尊与面子,是多么的重要。纵然家里要断了自己的经济补贴,但她不怕。她相信真爱无敌,为了他,也为了自己心中那理想化的纯美爱情,她愿意吃苦,愿意清贫,只要在一起。

(四)

此后的日子,梦雨与超的相处,果然更多了一份酸楚与清苦。两个人最没钱的时候,共吃一碗泡面,连买根火腿肠都觉得有点奢侈。有时候超也会觉得很歉疚,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让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像别人一样,给予物质上更多的满足。而梦雨,则是一个感情至上的女孩子。她从来不攀比,也从来不虚荣,更不会说一句会让超敏感的话。也许,梦雨的守候,潜意识里就是对超的一种呵护与保护,只是她自己还不能够分辨的清楚。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初衷,所以让梦雨在相处的日子里,对超那颗脆弱而敏感的心,更是处处呵护。

梦雨会拿自己微薄的的工资给超买换季的衣服,然后,让超把自己的工资分给家里的父母双亲以及爷爷奶奶。梦雨自己却好久都没有钱给自己买衣服,甚至连吃饭也都只有泡面了。但是她愿意。

超说:“从来没有一个女孩子对我这样好过,我真的好幸福,也好爱你。”

梦雨略显羞怯地笑着:“我相信真爱无敌,只要你开心就好。只要我们坚持,就没有什么困难是可以难得倒我们的。”

超倍感欣慰地将梦雨紧紧搂在怀里,深深地吻着......

梦雨也很满足,虽然她与超在一起,没有鲜花也没有礼物,甚至就连自己本可以很小资的生活,都变得拮据清苦。但她心里是暖暖的,踏实的。以前,总是不敢轻易地交付自己的感情,就是害怕那些华而不实的男孩子不够稳重可靠,害怕自己会受到伤害。而今,梦雨觉得超就是她等候多时的最佳选择,她甚至会觉得超的个人情况,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还是一个优点。因为只有这样,梦雨才可以放心的将自己内心那份从不曾倾付于他人的感情交付于他。相信自己如此真心且真诚的付出,超便永远不会变心转移。自己便可以倾尽深情,安暖相依。

生活的本质,就在于它总是不能允许我们将同一种状态进行到底。生命的不断前行,就注定了人生中要面对不同的变故与考验。从而让我们从中接受洗礼,收获成长。然,人生的哪一次洗礼没有伤痕?哪一次成长没有伤痛?

几个月后,梦雨通过报名,顺利通过了本市区人民广播电台的笔试以及面试。于是梦雨便辞去了商场的这份工作,去人民广播电台做了采编播一体的节目主持人。虽然电台的工作竞争强烈,也有很大的冲击力。但它毕竟是梦雨的专业工作,再辛苦,她都乐在其中。

只是,由于工作的繁忙,梦雨便再也没有足够多的时间,一如从前那样,形影不离地陪伴着下班不愿回家的超。为了工作,初上社会不久的梦雨,常常为了一份采访任务要忙到很久,甚至还要应酬于席间的觥筹交错。梦雨已然接触着不一样的人,与不一样的社会层面。但是她对超的心,从未动摇,亦是不曾改变。休息的时候,梦雨总是会去超工作的地方,陪着他,等着他下班一起去吃饭。哪怕依旧只是一份简单的面食,梦雨也会觉得别样知足与幸福。

虽然,梦雨也曾知道,就是在那个珠宝店里,还有另外一个女孩子一直喜欢着她的超,但超并不喜欢她,所以才有了自己与超的亲密交往。痴傻的梦雨,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如此不离不弃深深爱着的超,有一天,会背叛自己。就连此刻,她都丝毫没有察觉到超那已然在变化的心。

交往几个月,超也有曾向梦雨提出亲密要求。但梦雨认为那是底线,亦是不敢忘记爸爸曾经的那句“把握好自己”。所以,在梦雨的内心,可以深爱,但不可以失身。不是对爱不够信任,而是因为梦雨真的是一个很保守很规矩的女孩子。她不会那么随便,何况自己还小,她想要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留在最幸福最浪漫的那天,而不是现在。

为此,超虽然也能理解,但依旧很不高兴。但对于这件事情,梦雨不想太多争论,依旧每天奔波于工作与超之间。许是梦雨近日的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对于超的孤单总是无暇顾及。超的电话似乎少了一些,有时候休息去找他,他也有事不在,却也没有和梦雨说一声。忙碌的工作与应酬,让梦雨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去多想,甚至就是那样义无返顾的相信着她的超,也相信着他们之间的感情。

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刚刚跑完采访的梦雨,又来到商场,看到超不在珠宝店,便来到前台,和以前的同事闲聊叙旧。这时候,一个保安大叔走过来和梦雨打招呼:“听说你现在去了人民广播电台,小姑娘挺厉害呀!”

梦雨笑着说:“大叔过奖了,学的就是这个专业,正好赶上电台缺人招考,就进去了而已."

大叔说:“最近是不是很忙,看你过来的少了些。”

“也还好,是比在咱们这里忙一些的,而且刚进去,也有很多东西需要熟悉和学习的。”

“和你的小朋友还处着吗?我怎么看到他最近老和他们店里的一个女孩子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上下班。”大叔说着,笑了一下:“那女孩子脖子上有那么大一块淤青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是被男孩子整的。”

听到这里,梦雨只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想连日以来超的疏远,梦雨似乎真的预感到了什么。就在这个时候,梦雨看到前面不远处,超正和一个女孩子手拉着手,说说笑笑的朝着珠宝店的方向走过来。

梦雨瞬间仿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就那样,呆呆的站在那里,一直一直的看着他们。直到超看到了梦雨注视的目光,才慌忙的撒开了女孩儿的手。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直径走进店里,换衣服上班。

梦雨被眼前的那一幕惊呆了,也为超的陌然感到深深的委屈与难过。她没有去向超问个明白,而是静默的离开。

梦雨一个人游走在他与超走过的每一条街道,眼泪早已无声的滑落无数。她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那一幕,可是那个保安大叔的话,却一直一直萦绕在耳畔。梦雨不知道该如何思考,如何判断。她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她不相信,超从来没有对她说过什么,她的痴愚,让她甚至连自己亲眼所见的都不愿去相信。

不知道过了多久,夜幕已降临,恍惚间,梦雨拿出手机,她决定要给超打个电话,将一切都问个清楚。

电话拨通了,传来超熟悉的声音:"有什么事情吗?”

超的冷漠再次刺痛了梦雨那潮湿的心。真的不知道要从何说起,又要如何开口。

“为什么最近总是不给我打电话,去找你,你也总是不在,有事也不和我说一声。”梦雨有点低沉的说着,泪水再一次无声的滑过脸颊。

电话那端,是许久的沉默,沉默的让人害怕。超依旧是一副有点冷漠的语调,说;“你现在是大主持人了,怎么还会看的上我这样的无名小卒?每天忙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质问起我来了。”

梦雨有点委屈的解释道:“那是因为工作需要啊,我刚去那里,除了本职工作任务要完成以外,也还有很多需要熟悉与学习的地方。而且,我每次只要休息,不都会去找你的吗?是你每次都不见踪影啊。”

超说:“是啊,既然我们都这么忙,那就分手吧!”

分手,这是梦雨从来都不敢触碰的两个字。如今,超却将这两个字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梦雨的情绪略显得有点激动,问超:“为什么?为什么要分手?为什么你这么轻易的就说分手?我们在一起多么的不容易,为什么说分手就分手?”

面对梦雨激动的质问,超显然有些不耐烦。他说:“你不能给我的,别人可以给我,就是这么简单!”

什么是自己不能给别人却可以给的?梦雨明白了,原来,竟然是为了那个要求的拒绝。梦雨真的不知道这是超分手的理由还是借口,她哭了,声音变得有点颤抖:“这就是你分手的理由吗?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就是为了这个吗?”

一颗已经变质的心,怎么还会心疼那诸多的眼泪。超显然已经不想再多言,他很大声的说:“好了,没必要再多说了。让我清楚的告诉你,你听好了,我已经有别人了,你听明白了吗?我已经有别人了,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说完,便决绝地挂断了电话。

超的最后两句话,几乎是吼着讲出来的。梦雨都还来不及反应,电话已经被挂断。

回过神来,天空已经下起了蒙蒙的细雨。又是一个夜色朦胧细雨绵绵的夜晚,梦雨不禁想起了第一次于超说话的那个夜晚,就如同此刻。不同的是,那是相遇,这是别离。

站在马路道牙边的梦雨,望着灯火阑珊,车来车往。梦雨恨不得找一辆车撞上去,让自己撞个清醒。她蹲在地上,双臂抱着自己的肩膀,伤心欲绝的埋头痛哭。

短短数月,梦雨不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让柔情似水的超,变得冷若冰霜。自己倾尽了内心所有炽热的情感,精心编织着爱情美丽的花环。如今,就这样,突然之间就灰飞烟灭了。梦雨的心,伴随着这场绵绵的夜雨,湿透了,也疼碎了。连同心中那为爱筑就的梦,都一同破碎,零落......

走了的,已经无法再拥有;失去的,已经无法再挽回。长这么大,梦雨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心,可以变得这样快,变得这样狠,变得这样无情。想起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些昔日最柔软的记忆,如今,却更像是一把锋利寒凉的刀剑,将自己割的体无完肤,血泪淋漓......

不知道哭了多久,梦雨便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朝着自己住所的地方走去。清寒的路灯,将梦雨孤独的身影拉长,再拉长......

(五)

爱情,总是至美也至痛。爱得越真,伤得越深,这仿佛就像是爱情的一个不变定律。只是梦雨一直不懂,所以才会爱的那么毫无保留。不管心有多痛,情有多伤,任凭她疯狂的想念,声声的呼唤,那个已经转身的人,都已经无动于衷了。第一次,梦雨明白了,男儿,当真凉薄。

还好,梦雨有着忙碌的工作。有时候想想,作为当今社会的女性,工作,真的是必须要有的前提。没有什么是可以永恒不变的,亦没有什么是自己永远的依靠。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尤其作为女性来讲,与其依附别人,把自己的人生建筑在别人的人生上,那么不靠谱的生活,还不如去奋斗自己自食其力的能力。爱情,固然可以丰盈一时,但它只能是生活的一部分,而非全部。纵然情场失意,至少还有事业可奋斗,也不至于让自己彻底颓废下去。

梦雨亦是一个好强上进的女孩子。虽然超的背叛,无疑是在她心上的重创。但忙碌的工作,亦是没有太多的时间让她去无尽的悲伤与心碎。只有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梦雨的心才会犹如被掏空般强烈地刺痛着。那些日子,白天的梦雨,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的采编播。而晚上,梦雨就在楼下的网吧上网,一曲”该死的温柔“一遍又一遍地单曲重复着,忧伤的旋律,化作滴滴相思泪,细数着心中的悲伤与苦楚。

就这样,混混沌沌忙忙碌碌着,一个月的时间,便悄无声息地过去了。

或许,时间,是伤口的最好良药。经过一个月的沉淀,梦雨已经逐渐走出了失恋的阴影,一点一点地开始尝试着找回曾经的自己,纵是偶尔想起,心间掠过的也是一丝微微的隐痛。梦雨知道,一切,都会过去!

只是,真的都可以过去吗?有时候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世事往往总是喜欢捉弄那些无辜的人,让那颗纯善的心疼了又疼,受尽折磨,历尽沧桑?

那是一个仲夏的黄昏。虽然日落西山,但那闷热的空气,依旧让人无所适从。

正在洗衣服的梦雨,随着铃声的响起,便去接电话。看到来电显示的那一瞬间,心深深地被扎了一下,是超。

是的,梦雨一直都没有删掉超的电话号码。因为她知道,有些东西,是记在心里的,所以,没必要去做那些无谓的事情。

自分手以来,梦雨与超再无联系。一转眼,已经是一个多月过去,超会给自己来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于是,梦雨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梦雨温柔地接起电话,但除此之外,梦雨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梦雨,我是超,你在家吗?我在你家楼下。”

梦雨有点惊讶地说:“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见你,你可不可以下来见我一面?”

梦雨,终究是一个心柔若水的女子。虽然超曾经狠狠地伤害了自己,但是毕竟已经过去。曾经爱过,纵是分手,也可以是朋友。听到超有点无力的声音,梦雨依旧不能做到无动于衷。也许,也正是因为这颗太过纯善且柔软的心,才会让梦雨伤了一次又一次。只是,梦雨还无法预知后面的事情。她只知道,超的声音听起来不是很开心,她装作若无其事地拒绝。

于是,梦雨便说:“我在家,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出去。”

梦雨放下手中洗了一半的衣服,匆匆的跑下楼。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一个多月不曾相见,看到的那一瞬间,心间依旧是那样的亲切。只是,他早已不再属于自己,梦雨很及时的在心间提醒着自己。

他们并肩来到马路对面的公园,在一条小河边坐下。

梦雨忍不住了,问超:“好久不见,一切都好吗?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超的神情显得沉郁且忧伤。他目光闪烁地望着前方,有点支支吾吾地说:“我想你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原谅我,再给我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说完,超有点怯懦地扭头看了梦雨一眼。

梦雨为超的话感到诧异,一如当初超提出“分手”时,那般的意外与突然。

梦雨说:“你和她?”

超说:“我们分手了!”

“为什么?”

超说:“就在前几天,她的手机坏了,想要让我给她换一部新的手机,可是,我买不起。她的朋友笑她找了我这样一个穷小子。她嫌我给她丢面子,便和我分手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梦雨分明看到了超的眼神里有一种自尊被践踏的伤害。

超说:“最近,我因为总是心不在焉,丢掉了工作。现在,我真的是一无所有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再来找你。可是,我现在深刻的体会到了当初对你的伤害,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所以,我还是来了。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再接受我一次?”

听到自己曾经深爱的男孩子说出这样的话,心柔若水的梦雨,怎能不为之所动?她深深地感知超所经受的别人的嘲笑所带来的那份尊严的践踏。再听他说,现在连工作都丢掉了,梦雨那颗柔软的心,让她滋生出毫无理性可言的同情。

或许,超也正是因为吃准了梦雨的柔善,所以,才会有勇气在那么深深地伤害过梦雨之后,又在这样落魄的情况下,来祈求梦雨的再次接纳。

果然,他没有错。纯善的梦雨,念着曾经残留在心间的那份深情,伴随从未消失的同情,无条件地再次信任的超的回心转意。

到底是要怎样的情深意重,可以让一个女孩子爱他爱到连同背叛,都可以原谅?这样的深情与厚意,是不是当真值得超用尽毕生温婉来呵护与珍惜?

或许,只有梦雨这样单纯的女孩子,才会天真的认为,一个经历过感情伤害的人,必定会懂得更加珍惜情深意重,珍惜流年情长。

没有工作,意味着没有经济来源。经济情况刚刚开始好转的梦雨,因为超的再次回归,再次变得拮据清苦。总是如此,梦雨不怕。只要有心爱的人相伴,吃糠咽菜,都是幸福。

经历过一次伤害的洗礼,梦雨似乎略比从前从容淡定了些。她开始在潜意识里明白,是自己的,跑不了;不是自己的,抢不来。也许平平淡淡,才更容易长久。梦雨依旧忙碌于每天的工作。只是在闲暇之时,也会多一些电话的问候与关怀,给闲置在家的超。

电台的工资略比以前商场要多一些。每次领工资后,梦雨都会和超一起去吃想吃的东西,并且一如从前,拿着自己的钱,给超买他所需。

梦雨不要轰轰烈烈,亦不追求奢华虚荣,只要每天都能听到超的声音,看到超的身影,感知他的存在,就是最大的满足与心安。本以为,日子就可以这样不咸不淡的走下去,再无波澜,再无心碎。可是,生活的很多时候,就是你越害怕什么,便越要来什么。由不得你如何抗拒,都无力改写命运的安排。

那是一个寻常的午后,在电台忙碌于编稿的梦雨,接到超的电话。他说:“我爷爷生病住院了,我恐怕要陪床。所以,我要消失一个月,这一个月,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也不要找我。”

梦雨总是不能够接受这一次次突如其来的变故。“就算爷爷住院,你又为什么要消失?又为什么要断绝联系?正好我抽时间也去看一下爷爷,不也很好吗?”

可是超似乎每次都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又或许,所谓的要陪床,要消失,说不定只是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都不知道是又要干什么呢。所以面对梦雨的质疑,他依旧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好了,跟你说了要消失就要消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会设置黑名单的。”

说完,超便挂断了电话。

梦雨真是服了超,总是这样的善变,这样的没有缘由,甚至,是这样的决绝。从来不顾自己的担心,难过或者伤心。

梦雨突然间明白,也许,自己又错了。或许这一路走来,都是自己在自导自演着情真意切的独角戏。而超,不过就是玩儿玩儿而已。需要的时候便想起梦雨的存在,毕竟梦雨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温暖与关怀。不需要的时候,他甚至想都不用想,就转身消失。这样的自我,如此的言行,又怎么可能是爱情?

梦雨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被伤害的感觉。默默无言的,只有两行清泪滑落......

她决定了,就此分手。这一次,是自己内心的决定。无论自己如何的炽热,都无法温热一颗早已冷酷无情的心。或许是因为超的家庭经历所致,又或许是本性如此。不管怎样,他不懂她,她不怪他。

(六)

日子总要过,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人总是要学会自己坚强。因为我们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梦雨依旧将自己沉浸在繁忙的工作中,她希望自己忙碌,再忙碌一点。这样,她就不会有时间去想念那个无情的人。奈何,人的感情,总是不受理智控制。多少个闲暇的独处时光,梦雨依旧会情思难耐。拿起电话,拨通那一串早已刻在心间的数字,耳边传来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一遍又一遍地听着这个声音,梦雨的心依旧会痛到泪流满面。多么绝情的人,多么冷酷的心,真的是想不明白,一个人怎么可以是这样?

那天,沉闷多日的梦雨,接到以前室友的电话,说要约梦雨一起逛街。

梦雨应约赶到,同窗室友,多日不见,一阵欢喜雀跃。逛街的时候,两个人在闲聊中,室友便知道了梦雨与超的事情。室友是一个豪爽且很直率的女孩子,她听了梦雨的讲述,亦是为梦雨的痴傻感到无奈又心疼。室友有点愤慨地对梦雨说:“这样的男朋友,白给都不要,你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啊?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又有什么好期待的?”

室友边说,边利索地理了一下发丝,“不要再期待什么了,别说他不来找你,就算是再来找你,你都不能理他的知不知道?这样,我给你介绍一个新的朋友,也是我一朋友。不管你们会不会成为恋人,结识一个新的人,把他忘掉!”

室友总是这样直率且略显豪放,而梦雨,却是一个婉约的女子。她说:“也不需要,其实也不着急找男朋友,只不过是遇到了而已。”

室友无奈地笑着说:“关键你这遇到的是什么人啊,还能让你爱的死去活来,值得吗?明天等我电话,我给你介绍一心的朋友,这事就这么定了!”

梦雨不好意思地一再推脱着说不要了,但室友一副执意的态度,梦雨便也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梦雨正好休息。距离超“消失”已经32天,梦雨心中清楚地记着。

室友如约致电,要梦雨在下午五点半,在楼下公园门口等她朋友,她告诉了那男孩梦雨的电话,到时候会给梦雨打电话。

梦雨简直被室友搞得有点无奈,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大不了就是认识一朋友,又不会怎么样。梦雨这样想。

下午五点半,梦雨的电话准时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梦雨便知道应该是室友那朋友。

梦雨来到楼下的公园门口,见到了那个男孩子,高高的个子,不胖不瘦的身材。穿一身略显点商务韵味的休闲装,长的还算可以,但不是梦雨喜欢的类型。不过男孩子倒是显得彬彬有礼,看到梦雨,笑盈盈的走过来说:“你好,梦雨,我是芳(梦雨那室友的名字)的朋友,很荣幸认识你,我叫陈哲,在妈妈开的公司任职部门经理!”

梦雨对哲落落大方且自信满满地自我简介,略感欣赏。果然是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不得不承认言行谈吐间的不一样。

梦雨也很大方地说:“你好,也很高兴认识你。”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寒暄着,熟悉着。

哲说要一起去吃个饭,但梦雨却以不饿,天热不想吃而推脱了,毕竟第一次见面,还不想走得太近。

夜色落幕,华灯初上。不知不觉,已经闲逛了好久。

突然哲对梦雨说:“叫两个你的朋友,我们一起去唱会歌好不好?"

梦雨想想自己沉闷多日的心情,也正想要放松一下,于是,便欣然同意,拿起电话便给平日经常一起玩儿的朋友打电话。

就是有那么些时候,事情总是巧的让人无言以对。就像是大家都商量好了一般,一连打了四五个电话,朋友不是去外地,就是在加班,要么就是有事走不开。梦雨无奈,只要对哲说:“今天不巧,朋友都有事,没人,怎么办?要不别去了。”

哲笑着说:“我的朋友倒是应该有闲着的,只是都是男孩子,怕你不习惯。怎么,还怕我不成。你是芳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放心,走吧,不会怎么样的。再说你看我像是坏人吗?”哲边说边爽朗地笑着。

哲幽默的调侃,倒让梦雨少了几分拘泥。心想也是,干嘛戒备心那么强,把人家想得那么复杂。于是,就同意了一起去唱歌。

哲选了一家音质效果特别好的KTV,刚刚点好东西,还没有开始点歌,梦雨的电话便响了。接起来,居然是“消失”多日的超。梦雨依旧难以克制的欣喜着,激动着。

超用很淡漠的口气问梦雨:“你现在在哪呢?我过去找你。”

梦雨以为超终于要“回来了,不再玩儿失踪了。”他幻想的是超对她浓浓的情思,与恋恋的不舍。她甚至什么都来不及想的,就把自己的所在地告诉了超。

超听说梦雨在和一个朋友唱歌,便在电话里让梦雨等着别走,十五分钟就到。

坐在一旁的哲,才明白原来梦雨是有男朋友的。他担心梦雨的男朋友看到他,会有说不清的误会或者不必要的冲突,于是便和梦雨说:“我下楼有点事情,你先玩儿着,回头电话联系。”

还不等梦雨反应过来,哲就已经走了。

哲走后不到五分钟,超就推门进来,同行的,还有只见过一次面的超的姐姐以及姐姐的男朋友。梦雨欣喜地走上前,和“哥哥”姐姐打过招呼后,想要靠近超,超却一脸严肃地质问梦雨:“跟你一起的那个男的呢?哪去了?”

梦雨被超的样子有点吓到了,她说:“他说有事走了啊."

“不是告诉你让你们别走,等我来的吗,你为什么要让他走?说,你和他什么关系?”超很凶的指着梦雨。

梦雨被这莫名其貌的质问搞的一头雾水,仿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什么什么关系,合着你带着‘哥哥’姐姐匆匆赶来,就是为了这个?你到底什么意思?”梦雨很生气的说。

此时的超,仿佛有一种无理取闹的味道在里面,他愤怒地指着梦雨,说:“我算是明白了,大晚上的,你居然和一个初识不久的男子包房唱歌,你想要干什么?是不是我背叛你一次,你也要报复我一次?现在你平衡了吧?被我和‘哥哥’姐姐抓个正着,你还有什么话说?”

听到这里,梦雨算是彻底明白了。

原来,超今天来,不是为了表达多日不见的相思,亦不是来看自己。他带着‘哥哥’姐姐来势汹汹地找过来,是因为得知自己在和一男子单独唱歌而兴师问罪来了。甚至,甚至都不是兴师问罪,说的难听点,是来“捉奸”?

梦雨仿佛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相处这么久,走过风路过雨,这一程的携手相伴,居然都不足以博取超对自己人格的起码尊重与信任。更让梦雨无法接受的是,超的“哥哥”姐姐居然也不分青红皂白地说着那些乱七八糟且污秽的话,梦雨感觉有一种要崩溃的冲动。

梦雨没有理会别人说什么,她只是无比失望也无比难过的对超说:“超,请你也求你,不要再侮辱我的人格。不管你信与不信,我今天和哲只是正常的见面,他是我以前室友的好朋友,本来我们想多叫一几个我的朋友一起玩儿的,没想到打了好几个电话人家都有事走不开。我们来这里,还没开始唱歌,我就接到你的电话。本以为你消失这么多天,今天是来看我的,没想到你会这样。我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了解,难道你都不清楚的吗?居然这么说我,我真的真的算是看清了你!”

还没等梦雨继续把话说完,超就挥着手说:“行了行了,你我之间都扯平了,我们就此分手,你赶紧走。”

梦雨当真是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眼前的这一切。超的武断,甚至侮辱,毁灭了梦雨心中对他最后的那一点点温存。一路走来,梦雨对这份感情用尽了十二分的努力,十二分的执着。不论父母如何的不同意,朋友如何的嘲笑,梦雨都不曾改变过,动摇过。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一路苦心经营,呵护,包容的感情,到最后,竟是如此结局。是超,亲手,将自己内心的那份坚定与热忱,一点点磨灭,一点点冰封。

这一次,梦雨是彻底地心寒了。她已经不想再多说一句话,只想要离开,头也不回的离开,永远的离开。

梦雨看着狰狞的超,对他说:“记着你今天的所作所为,记着你说过的话,我们至此分手,再无任何瓜葛!”

说完,梦雨泪雨纷飞,一个人哭着,融入苍茫的夜色中......

(七)

夜幕中开始,夜幕中终结。也许,这一场爱的没有理由,恨得没有证据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注定只是一场红尘闹剧。是梦雨的太过单纯,将痴心枉负。亦是超的年少轻狂,将一颗真心凌迟。

几个月后,商场的一个同事,说要给梦雨介绍他的堂弟-军。唉,梦雨无奈,其实是没有心情再去触碰感情的,但奈何同事一番好意,只好答应见一面。

就是在梦雨在同事的安排下与军见面的那晚,诀别已久的超居然再次出现。他不顾梦雨的冷漠相待,拉着梦雨的手,泪如雨注地哭着,说着。

他说:“梦雨,我知道自己错了,从第一次的背叛,到第二次在KTV的事情,都知道那是误会。我不应该那么侮辱你,更不应该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你。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真的不想失去你。梦雨,能不能再原谅我一次。我终于了解了当初带给你的伤痛,是一种怎样的疼。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学会珍惜了,你能不能再原谅我一次,能不能不要离开我,不要选择别人。”

人都说,作为一个人,如果第一次犯错是无知,那么第二次犯错,便是愚蠢。对于梦雨而言,如果对超第一次背叛的原谅,是梦雨对一个人性无知的仁慈,那么第二次对超的包容,谁知道会不会是未来日子对自己的再一次重伤?回想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爱情所该有的美好,早已被超一次次的重伤所覆盖。心碎一次又一次,痛到连拾捡碎片的力气都没有。

梦雨哭了,第一次,无情地甩开了超的手。

就在甩开超的手那一瞬间,超居然跪下了。

梦雨回头,看到那个最初阳光帅气的男孩子,那个自己倾尽柔情深爱过的男孩子,那个曾经狠狠刺伤自己的心,在无数个夜里让自己细数伤痕的男孩子。此刻,他正落泪如雨地跪在自己的面前,忏悔自己的过错,也祈求自己的原谅。

梦雨哭了,心疼地哭了,也欣慰地哭了。

她心疼自己一度深爱的男孩子,如今,如此落寞伤心地出现在自己面前。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如今,他却跪在了自己的面前。心柔如她,让她怎么能不心疼。

她欣慰,欣慰在自己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痛,连同那些为超流过的所有的泪水,终将可以随着超的这一跪,而彻底释然了。

可是,梦雨真的心寒了。她不能再允许自己心软,不能再一次让自己因了内心的柔软,而将自己的心一次又一次地被伤害到无以复加。这一次,她必须坚强,也必须决绝。

梦雨俯身要超先起来,可是超却哭得像个孩子一样,抓着自己始终不肯放手,不肯起来。仿佛生怕一松手,梦雨就会如同那断了线的风筝,一去不回。他哭求着说,“如果你不原谅他,我就不会起来。”

或许,真的是因为太深的爱过,所以超往日的种种,才会在梦雨的心中,留下那么无法拭去的伤痕,沉重且深刻。又或许,是真的伤够了,梦雨的一颗柔心,硬是在超的无情挥霍中,被折磨成了“铁石心肠”。

这一次,梦雨真的没有再心软。她满眼泪水,撒开超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转身,任凭身后的超,无助地像一个丢失了心爱玩具的孩子。

梦雨边跑着,心里边默默地对自己发誓说着:“忘掉曾经的山盟海誓,试着习惯没有你的日子。不想再听你虚伪的发誓,所有的一切都将要随风远逝,再也不要听你的那些滥调陈词,现在回头一切已经太迟......

这一场如烟的懵懂的爱,这一段青涩而酸楚的恋,虽然深深地伤害了梦雨,但随着时光的流逝和心理的成熟,它在梦雨的心间渐渐地淡化......

心柔原创QQ:1956930265

交流群:122385678

落笔于2014年5月25日

编辑:管理员

赞一个 (1)

《【小小说】青涩之恋》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