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小说 » 随笔小小说.寒舞女

随笔小小说.寒舞女

2018-11-16 13:29:16 作者: 闻道小生 1226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玉宇楼,高朋满座,灯火通明。这些人慕名而来,为的是一睹寒舞女绝伦舞姿。寒舞女乃奇女子,一生只舞三次,第一次在雪山之巅,一曲舞罢,方圆百里鲜花遍开,盖过了沉寂千年的雪白。第二次在枋湖,裙袂轻摆之间便有细雨满天,锦鲤探头,天地都为之颔首。此次是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慕名而来的人挤满了偌大的长安城。玉宇楼,满座笑迎,怀羞。如水的夜色渐渐弥漫长安,如浓墨在清水里慢慢弥散开。从楼顶垂下一截淡紫色锻子,满座寂静。随之而来的,是千万截各式绸缎,如飞散的雪花,带着拂过空气的声音,柔柔如呢喃细语。向人们诉说着一个故事。台下站着一位少年,眼里是桀骜不驯后的沧桑,嵌满了点点星辰。

十年前,江南水乡有宫、商两姓富贵人家,两家相处得很好,合力造福一方。商家少爷商无痕自诩风流,文韬武略,有万丈豪情。宫家宫月舞,容貌世无双,舞技绝伦。年少不懂愁,闲时慢拢一袭水袖,看月在云端舞。他们私定了终生,以为最后收获美满。可是一纸诏书惊醒了美好的梦,宫月舞的名字,竟传到天子的耳边,一纸诏书要之纳为妾。金钗之情,只能藏到白首。描摹红颜,半纸成赋,再倦梳头。自从诏书到的那天起,每天都是残忍的,日暮如旧,钟鼓之声犹如旧时,琴声幽幽。残阳照,惊了飞雁,任江水一路随东。枉活十多载,难将这风月看透。红烛又守了一夜,雨疏风骤。疼变成了痛,在他的心头肆虐。既然这天如此残忍,那灭了这天又如何?少年更名改姓,联合早已有反叛之心的诸侯,一路招兵买马,渐渐已成为朝廷不敢忽视的一股力量。一路征战,当初的明眸皓齿已经变成了沧桑,但人心却依旧。决战很快就来了,这时候寒舞女却横空出世。是她了,他这样想。于是便来了。

一舞已罢,玉宇楼外千鸟汇聚,犹是凤凰来仪。玉宇楼顶的琉璃瓦上,他站在她身后。

“可否记得当年描眉柳,故人游?”少年的眼睛顿时热了。

“不过人世一游,堪堪百年,又何苦挽留……”一字一句,没有了当年的温柔。

“知否?自你走后,日日思你,我有千斗愁。”两行清泪,自是从少年双眼涌出。

前面的女子,身形不可察觉地顿了一下,随后说“我有佳酿百坛,将这厢饮罢,可消你千斗愁。”

少年支撑不住,身形踉跄,一只膝盖重重地压在了琉璃瓦上,后者应声裂开。

“跟我走吧,月舞”

深秋的清晨,琉璃瓦染满了霜露,寒风灌满衣袖。叹君子好逑,一缕愁,横堵心头。

她慢慢转过身来,月光下,是早已滂沱的泪眼。

“你没有变过,真的没有,原谅我刚才的试探……”她哭着说。

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少年的心彻底软了,他紧紧抱住她,那么用力仿佛要把她按进自己的心里。

月光下,千丈高阁上,千鸟汇聚的中心,两人相拥,藐视这浩淼天地。

QQ:1593532147

编辑:擦肩而过

赞一个 (3)

《随笔小小说.寒舞女》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