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乌镇,寻你在水韵江南

乌镇,寻你在水韵江南

2018-11-16 13:29:10 作者: 蓝月长风 9353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多年以来,总觉得有一个美丽的梦境,一直在找寻中遗忘,又在遗忘中被温柔地记起;多年以来,总觉得有一份柔情,一直婉约在水韵江南写意的诗里,又像是静静地居住在我的心里。也曾,姑苏城斜看虎丘塔,枫桥上静听寒山钟;也曾,漫步西湖赏旖旎美景,伫立古刹叹千年传奇。而在江南迷人的古迹风光里,最让我惊艳的,却还是你,乌镇!

我曾无数次想象过,与你相逢的瞬间,应该是在一个烟雨蒙蒙的春天,撑一把油纸伞,迈着细碎的步子,不为了遇见谁,只为了抵达我梦里的云水天涯。当我轻轻走近你的时候,凝眸细雨轻烟,漫染你古朴素雅的衣衫,该是怎样的怦然心动!

我知道,不管我来与不来,不管有没有烟雨,你已经站在这里等了我千年的时光。原本以为,要生在远古时代,或者要历经万水千山,才可以与你安然相见。突然才发现,在平淡的流年里,只要默许一程山水的念想,我们就可以天涯相牵;只是隔着一个转身的距离,我们就可以咫尺对望。我想我是何其幸运的,一生中,错过了许多风景,这一次却没有错过你。

在这个流火未央的八月,我终于走进了你--乌镇,只是,迎接我的却是火辣辣的阳光。或许,在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不是我早了一步,就是晚了一步。仰望蓝天白云,叩问小桥流水,终究没有我希望中的一帘烟雨。但是一睹千百年来,那些被烟雨浸润过的古宅小巷、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如一位美丽贤淑的江南女子,静静地宛立于水中央,在明媚的阳光下,仿佛对我温言软语,讲述着一些早已被人遗忘的古老故事。其实,为了这个场景,我已期待很久了,难道这不是还我一个更加美好的惊喜吗?!

乌镇,典型的江南水乡,位于浙江省桐乡市北端,是国家5A级景区。乌青毓秀、人文荟萃,旺于南宋,盛于明初,承载了六千多年的悠久历史。如今,小镇依然完整地保存着原有晚清和民国时期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乌镇的名字来源于一种黑色的油漆,据说可以保护墙面,所以当年乌镇的墙上都刷着这种油漆。光阴流转,风烟俱净,旧时那些柔软的光影,已是无从追寻。只有在这里,在深厚的文化人精心的积淀和智慧的传承下,还可以重温起那些从吱吱呀呀的摇橹声中开始的生活风貌,又在渔舟唱晚中悠然归来的情景,不经意就可以看到,一根长长的竹篙从拱桥下飘然而过,留下一串串波光潋滟的故事。

从东栅逢源双桥上去,旧时男走左女走右,寓意左右逢缘,这里也是眺望乌镇美景之一的财神湾的极佳视点,故又有走左升官、行右发财之说,这个双桥与周庄的双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想当年拍摄《似水年华》时,文和英曾经站在桥头那场清晨的大雨中深情送别的画面,至今仍清晰地定格在脑海。人生中,每一次离别,都是一份惆怅,因为总有一次离别是不会再见的。而五十年后,世界变了,乌镇没变,这桥也没变,文和英忆起当年在青春年华里遇到的那份美好爱情,尽管努力过,但最终还是抵不过宿命的安排,却也没有丝毫的遗憾!

沿着厚重的青石板一路北去,是窄窄长长的东大街,店铺林立,作坊成片,不管是古铜色的门环还是雕花的窗棂,不管是青砖的灰瓦房还是白色的马头墙,都让我沉醉、迷离。缓缓走进这幅历史的画卷,淡淡的水墨丹青里氲氤着与生俱来的的魅力,婉约中透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在欣喜与落寞里,我不知道在找寻着什么,或许是前世的记忆,或许只是一段似水年华,不然,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让我觉得那么的似曾相识,仿佛都是对我亲切的召唤?难道,我不是过客,只是归人?

站在木楼小院的天井里,感觉是那么的古朴、清净、安详而幽静,层叠翘飞的屋宇檐角,错落有致。家家户户天井下都有一个出水口,这叫肥水不外流。看靠墙边那木板铺成的楼梯,又窄又陡,直达阁楼,与上海弄堂里的木楼结构十分的相似。屋内光线不是很好,家具古色古香,似乎覆盖着一层岁月的风尘。那半掩半开的窗棂下晾晒着谁家的衣裳,在墙脚一株古老的芭蕉树前舞动着别样的风情,仿佛稍不留神,就会飘下一段流年的故事。身边不停地有人走过,彼此相逢一笑,如邻家兄弟姐妹,多么美丽的相逢啊,在这个古老的小镇,与我一起共度瞬间温润的时光。

游人如织,摩肩接踵。依次参观了花雕床展览馆,江南木雕馆,余榴梁钱币馆,公生糟房等等。惊叹古老优良的民俗传统文化,敬畏智慧勤劳纯朴的先贤们,如此深厚而珍贵的遗风余韵,在千年的烟雨江南,熏染着乌镇,惠泽着世人。当我走进宏源泰染坊时,那爬满藤蔓的高墙院子里,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匹匹各式各样的蓝印花布,高高地晾在木杆之上垂直落下,被阳光染了金色的斑斓,在微风下轻轻飞舞,飘扬。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种花布,只有蓝白两种颜色,朴素典雅,纯净柔和,曾经毫不犹豫地买过一件蓝白碎花旗袍,几只包包。这里,还完整地展示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制作工艺,纹样设计、刻花稿、涂花版、拷花、染色、晒干等几道程序。染料是用板蓝根做的,纯天然、无污染的蓝印花布至今仍然受到很多人的由衷青睐。尽管老土的织布机已经锈迹斑斑,但是不可否认它在那个时代所发挥出的万丈光芒。

在拥挤的人群中走着,突然“晴耕雨读”四个大字遒劲端庄地出现在我眼前,晴天耕耘雨天读书,多么诗意而温馨的生活方式。惊喜之余才发现重门紧锁,好可惜。这里是《似水年华》里齐叔和文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曾经演绎了太多美丽的故事。站在大门外从笔直的过道向幽深的院里望去,我仿佛看到齐叔躺在屋檐下的藤椅上喝着茶,守着苍茫如水的光阴,只为了等待一个人会出现在门口,没想到却耗尽了一生的时光。而文又何尝不是如此,正如诗人聂鲁达所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落才历历可见。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要到霜染青丝,时光逝去时,才能像北方冬天的枝干一般,清晰、勇敢、坚强?

走进观前街的小胡同,从《林家铺子》过去,就是文学大师《茅盾纪念馆》了。首先看到的《立志书院》曾经是先生幼年时期学习了三年的地方,穿过天井,讲堂中间是一尊握笔沉思的半身铜像,后院籋云楼里陈列着先生的生平事迹,那尊手握厚厚书本,白衣翩翩站在乌镇桥头的青年塑像,一双炯炯有神凝视远方的目光,有一种怀抱宇宙、吐纳河山的坚定与从容。从后门绕过去就是《矛盾故居》,这是清代两层木构架的江南普通民居,约建于十九世纪,茅盾先生一生笔耕不辍、呕心沥血,为我国的文学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院内有他手植的天竹、棕榈树等。站在光阴底下,缅怀一代文学巨匠,感悟“先立乎其大,有志者竟成”的深刻寓意,让我觉得多少过往的年华在流年中虚度。

阳光温厚地洒在青石板上,穿过悠长的小巷,静静地站在桥头,只见河里有街,街中有河。看垂柳依依,水阁逶迤,乌篷船穿梭而过。这是一条流淌了千年的车溪古河,纵贯南北,桥梁横跨,迎送了多少商贾客船,看过了多少朝代更替。车溪支流无数,自古桥梁众多,所谓百步一桥、十步一埠,与小镇的人家楼台水阁形影相附,依桥枕河,这也是水乡最独特的风韵。据说最早有120多座桥,在千百年来风雨的侵袭下如今还保留30多座,每一座桥都精雕细刻,风格迥异,淋漓尽致地诠释着地道的江南文化。

枕水江南,我梦里的乌镇!你翠光千顷,为谁来去为谁留。由于时间匆忙,乌镇还有很多美景无法细细去浏览,比如西栅夜景,昭明书院,一场皮影戏的错过,一杯杭白菊的光阴等等。或许,很多事不可能是想象中的那般十全十美,就像有些缘分,注定擦肩而过。或许,很多事不可能是想象的那么完美无缺,留一份念想,也许还更好。

有人说:自由地走,自然地忘,一切随心、随缘。凡是到达了的地方,都属于昨天。哪怕那山再青,那水再秀,那风再温柔。太深的流连便成了一种羁绊,绊住的不仅是脚步,更是对未知追慕的眼光。可是,对于我来说,乌镇,与我一见如故,再见也会倾心,你根深蒂固地扎根于我的灵魂深处,我已经沉醉在你的故事里不能自拔。

借一支素笔,写不完你的过往三千;抚一弦清音,唱不尽你的风月无边。念起,犹如一杯温馨的奶茶,那持久的芬芳总是袅袅娜娜地萦绕在我记忆的天空,荡气回肠。哦,乌镇,我的梦里水乡,你婉约在唐风宋韵里,娉婷在我的梦里,永远是我蓦然回首时,灯火阑珊处,那惊鸿的一瞥。

编辑:

赞一个 (5)

《乌镇,寻你在水韵江南》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