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我与张先生的绍兴之旅

我与张先生的绍兴之旅

2018-11-16 14:03:29 作者: 苏丹卿 1409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我去过很多小镇,走过许多巷子,摸过无数次粉墙黛瓦,错过一段又一段的吟风弄月…百转千回,我去过很多地方,走过许多桥,遇见无数次擦肩而过,唯有人群里的一眼,正好是在最好的时光里,正好爱上了一个最好的人。

——这话,与沈从文的一句话颇有相似。其实,正是读了他的这段文字,才想起曾经有那么一瞬间,好像是被夹在缝隙一般。

想着,兴许你也是有这样的触碰吧。

在绍兴待的日子不长,算起来也就两三天吧。短暂的时光在这个古城里闲荡着,倒显得十分的漫长。像是谁遗忘了时间,遗忘了自己,像是在沈园里的那一趟闲走;像是时间遗忘了谁,遗忘了自己,像是在鲁迅祖居里的一番缅怀。

小城给我的感觉是悠闲的,闲漫的,没有太多的繁杂,即便这是一座车水马龙,也有夜色霓虹的城市。但一种气质,一种悠长,在我下车的一瞬间,滴水不漏的掩饰了一种繁华,一种喧嚣。说实话,这样的城市之旅带着如此文艺气息的触碰,还是头一回。去过很多地方,也去过很多小镇,走过许多桥,也走过许多巷子,但夹缝在城市角落的小镇,小桥,流水,人家,还有一种闲愁,一种漫漫,我恍若来的这个不是绍兴,却又是绍兴。

都说绍兴的酒水特香,来绍兴的外来人总会找上个铺子,坐下来,叫一壶女儿红,吃吃绍兴菜,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自己对绍兴的一番闲走。也许,这是有道理的——但关于浅酌花雕,不知我算不算是错过呢?

趁着夜色,路灯显得昏黄,但江南特有的建筑围墙里探出的一棵大梧桐树,在灯光下,落下的叶子显得十分沉醉,仿若是喝上了一壶女儿红,醉醉晕晕的,摇摇曳曳的。或许,这是绍兴的缘故。

我们从乌镇赶去绍兴的,像是从一个小镇到一座城,从一个水乡到另一个水乡。如果,想在绍兴找到乌镇的影子,还是有迹可循的。乌篷船,小桥流水,烟雨江南的味道依旧是散布在绍兴。但若是说,在乌镇找到绍兴的掠影,怕是有些难了——一段千古爱情,一座一座的名人祖居,藏匿在这个充满人文气息和酒香的古城里,怕是枕水人家的乌镇,翻遍了整个似水年华,也是难找到的。

或许正是如此,才有前面我下车的那一抹触动吧。

红酥手黄藤酒----朝花夕拾醉越城。

绍兴的味道在爱情里,就是一壶黄藤酒,有些故事或在词话里,但有些故事在心里;绍兴的味道在童年里,就是一本朝花夕拾,有些往事或在历史里,但有些往事在笔尖上。在绍兴,走马观花的匆匆,是一种不负责的辜负——我想,任谁也不会这般残忍的任自己就这样的错过或擦肩而过。

我与张先生闲走了沈园,踏步了鲁迅故居,张望了东湖,思绪了兰亭;张先生与我,怀想了钗头凤,回忆了三味书屋,叹绝了碧潭岩影,惊赞了兰亭序。恍若绍兴一切美的东西,存在的或不存在的,但在了眼前,脑海里。这使得后来我们都不忍离去,几般回首,还是多待了一个晚上。

这还是夏天的时候,天气颇热。但街道两旁的梧桐树就已经落了一地的叶子。尘土飞扬,车水马龙间,梧桐叶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引着我们慢慢的朝巷子里走去,朝小巷子里走去,狭窄的胡同里没有尽头,穿过一条又是一条。昏黄的路灯拉长了我们的身影,摇曳的梧桐叶像从街道来,像从白墙灰瓦来,像从天边来…月光正好,洒落在路灯里,看不清是灯光还是月光,但我与张先生的身影却是愈发清晰了。

幽静的风在幽静的巷子穿梭着,幽静的一对人儿在幽静的古城里闲走着,幽静的月光洒落在幽静的人间,像是绍兴,像是唯有在绍兴——如此,这般幽静,才能像是从一首诗中走来,一本书上探来,一段往事里醒来。渐渐,我有些分不清我是在现实的绍兴,还是在谁的正笔下的绍兴?

走着,走着,渐渐地,这已不重要。

一座喧哗的城,即便是见着车水马龙,也是难以藏饰着它本有的气质。我开始有一种错觉,看着霓虹灯闪烁,看着汽车扬尘而去,看着人行道上来来往往,我恍若觉得这已不是一座城,而是谁笔下的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正在发生着,而我与张先生,恰好就在了这个故事里。一切看似是个巧合,但一切却又是真真切切的。

我想这个正写故事的人,未必就是过去的,没准是天台上正是一个说书的老朋友。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是男是女也很模糊,但不会因此困惑,因为故事发生了,还没有结局,我要思考的正是如何在这个故事里,这个古城里,看到本身的结局,也看到我的结局。

离开巷子的时候,趁着月色恰好,我们走过了鲁迅的祖居——这是一条街道,有些铺子已经关了门来,有些还没有关门,但灯色却是暗了下来。卖着手工编艺的老爷子还在摆着摊子,一根电线扯着一个电炮,悬挂着三轮车上。就这么一点光,再借着月光,地上摆着的那些栩栩如生的昆虫花鸟像是活着,只是夜深了,它们都睡去了。

但风中,还能听到它们细小的呼吸声。

这让我想起鲁迅先生写的一个故事,百草园里的童年往事。恰好老爷子的摊子就摆在了他祖居的跟前,这像是一个时空的交错。我见着了一个男孩,正蹲在草丛里,翻着砖头,找着蛐蛐,蝈蝈。

好熟悉的情节,像是自己童年的回忆。我一时间还不能从中醒来。

若不是张先生拉着我往沈园的方向去,想必我还是沉浸在一段没有我的往事里。

其实,在绍兴的每个角落里,都有着这样熟悉却不是你的童年回忆,都有着这样熟悉但不是你的故事片段。倘若细心点,就会一不小心地落到了这个回忆里,片段里。再醒来的时候,或许是一阵欢喜,或许是一阵忧伤。但这都不是可悲的,或者是嫉妒的——也许说,没有落进去的人反而会羡慕起你来。

比如张先生。

他看到了幽静,也感受到了幽静,他看到了故事,也知道这么一段故事。但我想,他想羡慕我的,因为他没有落到这个幽静的故事里头去。因此,我显得很骄傲了。

当然,张先生不是一个小气的人,所以他会原谅我的这种傲气。更何况,在这样美得一个地方,若是小气的吃起醋来,岂不是一种不负责的辜负——辜负了绍兴,辜负了自己,也辜负了我。

在绍兴的最后一个晚上,我们坐在了个某个桥头,记得当时张先生给我买了一份小吃,不知道是不是绍兴的特产,但味道却是很好的。张先生见着桥的对岸有几个酒铺子,他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一个文化的城,给这座城带来的不仅只是稀有的人文底蕴,还有一个富有的经济纽带。”我没太去深刻这句话,只是一心享受着美食,享受着这最后一个晚上。我不愿太多时间放在言语上,而是一个人,或者两个人,不说话,坐着或躺着,享受着绍兴的最后一个晚上。

一个人,或两个人,守着一座城的最后一夜。——这听起来似乎有些悲凉。但其实,是一种不曾有的珍惜。

像是一开始——我去过很多小镇,走过许多巷子,摸过无数次粉墙黛瓦,错过一段又一段的吟风弄月…百转千回,我去过很多地方,走过许多桥,遇见无数次擦肩而过,唯有人群里的一眼,正好是在最好的时光里,正好爱上了一个最好的人。

编辑:维维安

赞一个 (2)

《我与张先生的绍兴之旅》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