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缘» 散文 » 我的南京之旅

我的南京之旅

2018-11-16 13:27:09 作者: 拉萨的天空 1558人读过 | 0条评论   相关搜索

11月28日接儿子学校通知,请他于11月30日前到南京报到,参加全省高中生的现场作文大赛,家长可以陪同。于是11月29日晚,我和夫一起陪同儿子奔赴南京。

【1】

去南京途中,途径淮安洪泽湖晚餐,说起洪泽湖,蓦然想起国共两位抗日英雄,彭雪枫和张灵甫。

彭雪枫是中共著名的抗日将领。就是在洪泽湖边,他年轻的新婚妻子,万分不舍地含泪送他前往抗日前线。就是在这洪泽湖边,她望着他,乘着奔赴抗日战场的小船,消失在雾霭沉沉的楚天之间。他信誓旦旦,让她等着他胜利归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谁知这一别,竟成了他们的诀别。

那场持续几天几夜的战争已经胜利结束,原本他不该出现在战场,可是他一直喜欢“拂晓”的意境,于是他走出了指挥所,趁着黎明的曙光,指挥战士们打扫战场。他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他憧憬着将要与妻子见面,偏偏这时,一颗流弹击中了他的心脏。死神来得太快了,让站在他身边的政委,还没有什么察觉,彭雪枫就倒下了。鲜血染红了,前一晚他写给妻子的,还没来得及寄出的情书。

他的妻子在他走后,天天抱着他的遗腹子守望在洪泽湖边,遥望他胜利归来。望穿秋水,千帆过尽,她抱着儿子盼夫归来的身影,几乎石化成一尊望夫石。望着这一幕,没有人忍心将彭雪枫牺牲的消息告诉她。四年后,毛泽东为彭雪枫举行了国葬,且将他的遗骸安葬在洪泽湖的西岸。

国共谈判失败后,国民党反乡团回乡,将彭雪枫掘墓抛尸于洪泽湖。据说,当地有一哑巴,连夜潜水洪泽湖底,将彭雪枫的尸骨一一捞上,交给当地的游击队。

无独有偶,另一位与彭雪枫遭遇类似的是,国民党常胜将军张灵甫。张灵甫是蒋介石手中的一块王牌,黄埔出身,自出征以来所向披靡,令日寇闻风丧胆。不同的是,他当年与新婚的妻子告别时,是踌躇满志。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会在孟良崮国共两军对垒中全军覆没。张灵甫和彭雪枫一样喜欢写情书,与彭雪枫不同的是,他当时怀中揣的不是情书,而是一封留给妻子的遗书。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鲜血染红了这封遗书。

他的妻子不知道他战死疆场的消息,她和彭雪枫的妻子一样,天天抱着张灵甫的遗腹子,望夫归来。她也是在张灵甫死了四年后,才知道丈夫战死的消息。蒋介石为张灵甫举行了盛大的国葬,并将他安葬在洪泽湖的东岸,与彭雪枫墓隔湖相对。文革时,一群红卫兵掘开了张灵甫的墓,将他的尸骨游街,并将之遗骸沉入洪泽湖底。

了解了这两人的故事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同为抗日名将,牺牲时同是37岁,均为新婚不久,他们的遗孀同带着他们的遗腹子,为他们守寡几十年,历尽艰辛,艰难度日。在抗日疆场,他们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可他们死后却遭到了掘墓沉尸的悲惨遭遇!这样的境遇,对他们活着的亲人来说,是一种怎样的伤痛啊!且这样的伤痛并非来之日本侵略者,而是来之自己的一国同胞。

是什么使人丧失本性,变得如此丧心病狂?“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那一场不该发生的内战,让多少人刚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劫后余生,又在同胞的炮火下惨遭厄运。60多年前,一湾浅浅的台湾海峡,让多少家庭从此支离破碎,又让多少人从此妻离子散?洪泽湖中的两尊英灵,若泉下有知,他们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吗?不,他们不会愿意,大陆台湾是不可分割的同胞兄弟,于右任的一首《望大陆》,慷慨出了每一个台湾同胞的心声。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不见大陆,只有痛哭。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不见故乡,永不能忘。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之殇。”于右任逝后,他的铜像立在台湾的最高峰玉山之上,他神情凝重,昂首北望大陆,不知他是否看见了,当今两岸关系的春天已经来临!

余光中说:“我蓝墨水的源头是汨罗江。”是啊,我们文化的源头都是来自同一个汨罗江。洪泽湖畔的两尊英灵,你们是否看到了,两岸血浓于水的亲情,将把浅浅的台湾海峡填平?

汽车在疾驰,回望一眼洪泽湖,为英雄寄去一缕哀思,愿洪泽湖畔的两尊英灵,相逢一笑泯恩仇,佑我中华早日实现强国之梦。

【2】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汽车行驶在长江大桥上,平静的江面,被大桥上璀璨的灯光照耀得波光粼粼。王安石的这一首,“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让我的心一时间充满柔软的感动。越过大桥,到了南京的地界,借着大桥明亮的灯光,可以隐隐看见远处紫金山的影子。

不知为什么,越是临近南京城,我的心情越是沉重,总觉得金陵城上空,还笼罩着那段历史的阴霾。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已成为历史,可我终究是难以忘记。不是我沉溺于历史,不是我无法从那一页屈辱中走出,而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那段历史已在我心中立下一块“勿忘国耻”的戒碑!

进城了,汽车一路行驶,我的心却在跌宕起伏,怀想联翩,从三国东吴到东晋,再到后来的宋、齐、梁、陈。虎踞龙盘的六朝古都金陵,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十里秦淮,六朝金粉,它曾经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十里秦淮的繁华,在抗战时期被日军摧毁,虽说解放后,政府重修了“十里秦淮”的风光带,恢复了当年的歌楼舞榭,秦淮画舫,可我总觉得秦淮河的桨声像在呜咽,像在向游人低诉着,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

抵城入住,到处在修路,让人的心情更添一层灰暗。第二天晚饭后,苏教国际有一个关于出国留学的讲座。讲座过程中,主持人请同学上台,在白纸上画出中国与美国的方位。竟然一时冷场,儿子自信地站起来,准确地在白纸上画出了中国地图,包括中国的领海,并标出了远在太平洋彼岸美国的位置。

我知道,无论何时何地,中国的版图永远清晰地刻在儿子的心里。从他会涂鸦时,我就教他画中国地图,和他一起做中国版图的拼图游戏。从他儿时起,我就向他讲述灿烂的中华文明,从伏羲到炎黄,再到秦皇汉武,唐宗宋祖,直到“恰同学少年,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的今朝。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诗经》,到“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离骚》;从“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李白,到“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杜甫;从“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岳飞,到“少年强,则国强。”的梁启超;从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到方志敏先生的“可爱的中国”,再到田汉的“义勇军进行曲”……

儿子指着自己画的中国版图,大声告诉在座的同学老师,“钓鱼岛是中国的”!瞬间我为儿子欣慰,他的这句话,让我的心明亮起来,一束阳光有力地穿透过南京城上空的阴霾,洒进我的心里。“少年强则国强”!勿忘历史,传承文明,只要我们的文化在,国就在;只要我们心中有祖国,强国之梦将不是梦。

【3】

两天的南京之旅结束了,儿子在这次活动中得到了锻炼,也取得了令我满意的成绩,更多的是,他的行动扫除了我内心在来时路上的沉郁,让我黯淡的心,从于右任慷慨悲怆的《望大陆》中走出,倍感“轻舟已过万重山”的轻快。回望紫气东来的紫金山,毛泽东的那首七律,油然在我心中豪迈响起。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胜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2013.12.2

编辑:第六花界

赞一个 (0)

《我的南京之旅》的评论

  • 暂无评论,赶紧去抢沙发!
发表评论(请文明评论)
网站地图